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桐人的DSO】(01)【作者:122h】
【桐人的DSO】(01)【作者:122h】
字数:7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

                 序

  「这里是那里…?」桐人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很明显不是自己的房间。但自己不是刚刚从ALO登出吗?用尚带模糊的意识,桐人调出系统单,整个系统单样式和平时在ALO一样,但在系统单最上方的游戏名字不是AlfheimOnline(ALO)而是DesireSinOnline(DSO),而且最未端的登出按钮……不见了。

  「不会吧,难道又被困在游戏!!!」桐人吓得马上坐起来。坐起来那一瞬间,突然感到胸前一股异常的重量和晃动,低头一看,祗见2座小包山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吓呆了的桐人下意识地掐了掐这对巨型胸器,一股异样的酥麻的感觉瞬间从胸部通过,令桐人明白这双胸器绝对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带着惊讶,桐人把手伸进裤内,双腿之间进行进一步确认。果然手指摸不到那熟悉的肉棒,却摸到一个光秃秃的山丘,中间还有一道小缝和柔软的小颗粒。当桐人摸到那颗柔软的阴蒂的时候,一股电流从阴蒂直贯全身。「啊!」从未体验的感觉令桐人不禁轻声呻吟了一声,听到自己居然像女人一样呻吟,桐人吓得马上把手抽出来。
  桐人毕竟是经历过被困游戏的事,很快便冷静下来了。把自己的角色面板调出来,祗见自己的角色造型和GGO很相似一样都是黑长直发,但样貌变得和现实的自己非常相似,即便是陌生人也可以马上知道这虚拟角色就是桐谷和人;要数变化最大的则是身材,腰部和GGO一样纤瘦但胸部却是一个Hcup的浑圆巨球,屁股也是又翘又圆。「GGO那次的角色的已经是相当女性化,但这次居然直接变成女性角色,而且还是一个比直叶还要性感的爆乳女……」桐人不禁无奈地苦笑。收拾心情后,桐人继续检查系统单,发觉这里和ALO还是有着不同,首先角色并不是妖精,没有尖耳朵也没有翅膀,当然也没法飞行。但魔法和武术倒是一模一样,而且桐人拥有的技能和物品也和在ALO登出时一样。「既然能力和物品都继承就安心了,先看看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吧。」桐人站起身向着前方走去。

  「很酸痛啊……」桐人揉着肩膀,眉头直皱T。走了两小时,自己这双H-cup巨乳不但有着美丽的视觉享受,也为肩膀带来很重的负担。「原来直叶平时是这样辛苦的……」就在桐人烦恼着的时候,一声尖叫打断了他的。「不……不要,停手啊」桐人赶忙冲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祗见一个身穿铠甲的男性正把身体压在一名少女身上。少女原来的衣服应该是相当华丽的但现在已经被撕成布条挂在丰盈的身躯上;原本白皙的躯体上面一道道红色的抓痕和瘀伤。铠甲男一手把少女瘦弱的手腕抓住,一手把少女像气球一样的E级乳房头部搓掐成各种形状,大口把另一边乳房的含着,从啜吸声不难想像舌头是的玩弄着乳头如何埋在少女双峰之中。当然铠甲男也没有漏掉主菜,他的裤子半褪,下体不停撞击着少女并发出「啪啪」的声音。被强暴着的少女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叫和呻吟,眼神空洞的啡色的瞳孔满溢着泪水。

  「停手!」桐人怒喝,拔出断钢圣剑,直冲铠甲男,直劈而下。铠甲男想不到在办事的时候会有人拿剑劈自己,慌忙用手挡格。「嚓」的一声,铠甲男的手臂和身体分开并慢慢化成光子消失了。「很痛啊!」男子发出呼天抢地的惨叫声。看见男子的惨况,桐人直感讶异:「为了避免产生直接精神伤害,游戏的痛觉全都是受到限制,什至完全消除,即便是有现实死亡惩罚的SAO的痛觉也是调低的。但这人很明显却是感受到和现实一样的痛觉。」虽然讶异但现在也不是时候 ,桐人用剑指着铠甲男「败类!光天化日竟感强奸良家妇女!」铠甲男听到桐人的责骂,不但没有忿怒,反而哈哈大笑「败类?这游戏的玩家无一不是败类。瞧你如此高强的实力和美貌,想必你是某某女头目吧」听到铠甲男的说话,桐人虽觉奇怪,但更感忿怒「那怕是游戏!那怕对方是NPC!也不能犯下强奸这种罪行!」这次换铠甲男觉得奇怪「拜託,大家都是罪犯,犯罪是当然…」「我才不是罪犯!再说DSO到底是什么游戏?主脑早就应该把你送进系统监狱吧!」看着桐人那饱含怒火的目光,铠甲男知道眼前这人说的是真的,「居然有普通人来到这世界……哈哈!有趣!有趣!」说完便掐碎了一块蓝色的水晶,身影嗖一下子便消失不见了。听见铠甲男最后的说话,桐人感到一阵不安,看来这游戏和自己经历过的并不一样。桐人深呼吸了一下,便把自己的黑色大衣解下来想披上那女子身上,但那女子惊恐地避开「不……不要」桐人知道她还害怕,便安抚道「冷静点,我和他不是一路的。」女子听到后呆了呆,抬头望了望桐人,颤声道「真的吗……?」「当然,不然我都不会斩他吧。」少女终於相信了,慢慢接过桐人的大衣穿上。待少女精神稳定下来后,桐人便陪她回她的城,路上开始问起这个世界的事,少女冷静下来也一一回答,桐人心里也有了大概。

  少女名叫塞雅,他们身处一块名叫达确凉的大陆,整块大陆遍佈着城邦。虽然城邦之间有时会进行小型战争,但大部份时间都是相对和平直至一年前………那天毫无缘由,10个人类突然出现在这个大陆上,他们出现的地点各有不同,而且每个距离最少有100公里(这是事后整理每个城的目击者口供而得到的资料。)这群人不但拥有非常强战斗能力,而且无一例外都都是极度残暴之辈,一路放火杀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后来各城邦开始派兵歼灭,经历不下百人的牺牲终於成功杀死了他们。但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这批人居然在当初降临於世的地方复活,然后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向杀死自己的城邦报复,杀至血流成河。经此一役,人们称呼他们为魔人并视之为洪水猛兽,一见到他们便逃之夭夭。过了1个月后,情况再有变化,再有20个魔人降临在这块大陆上,那时人们认为这是世界未日降临。但结果却出人意表,魔人们由於利益冲突而互相争斗,反而让损害降低了。有见及此,一众城邦开始利诱部份魔人做他们保护者,就像向黑帮交保护费一样,而魔人们也乐得做太上皇,欣然同意,什至有部份魔人鹊巢鸠佔连城池也霸了做城主。接下来的时间,每月也会有新魔人降临,而魔人也成为高人一等,令人畏惧的种族。

  「令人畏惧的种族吗?」从塞雅描述中桐人明白了两点:第一,在这游戏死亡时现实不会死亡;第二,这游戏的玩家道德标准很低。第一点的确让桐人安心了,毕竟生命是最宝贵的,但第二点却让桐人很不安,从塞雅和刚才给自己斩至断臂的铠甲男反应,这里的玩家貌似都是以犯罪为乐的罪犯,而自己在这里才是个异类。虽然很不安,但看见旁边塞雅那衣不蔽体的可怜模样,桐人的正义感便马上攀升「塞雅!」「是?」「就算这里真的是犯罪的世界,我也一定会帮助你的(桐人的泡女专用词),我才不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塞雅一脸讶异却又带着一丝希冀:「真的吗?」「当然,我发誓!」桐人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听到如此温柔的誓言,塞雅情不自禁抱着桐人哭起来。桐人也没有说话,祗是静静地抱着她。

  第1章:女性的开发

  「人渣,觉悟吧!」桐人把断钢圣剑用力向前一斩。被称为『人渣』的战士把自己的盾牌往前一挡,就算那盾牌是高级但仍及不上断钢圣剑,一击便被斩成两半了。虽然如此,但『人渣』战士也早知断钢圣剑的锋利,盾牌刚接触到断钢圣剑,拿盾的手便松开,另一只手所持的短剑直刺向桐人。原来是用盾牌作诱饵,攻击桐人挥剑的空档。眼看快要斩中桐人的时候,桐人把左手向着短剑一探,祗见原本在右手的断钢圣剑已经握在左手里,并把来袭的短剑挡开,正是桐人自己开发,能无延迟左右手交互施放单手剑剑技的「剑技连携」。在左手的断钢圣剑格挡的时候,桐人的右手也没有空闲着,从背上拔出逐暗者刺向『人渣』战士,处於完全无防备状态的他一瞬间就被逐暗者串成串烧。

  「你…这个叛徒,非要和自己人作对吗?」『人渣』战士咬牙切齿道。原本魔人(玩家)在DSO可是过着『天堂』般的生活,奸淫攎掠,无恶不作,而且又可以享受那土皇帝的快感。这份痛快感已经很久未感觉到了。谁知突然杀出一个一个自命不凡的正义使者来搅破坏,如果人家祗是一个高呼正义的笨蛋,早就给其他魔人连宰了几千次了。可偏偏这傢伙实力强得爆表,已经把很多魔人宰得鸡飞狗跳了。虽然在这世界的死亡并不是真的挂掉,但死亡时的感觉还有死亡时那可怕的惩罚都绝不是赏心乐事。而且这傢伙不知如何勾搭了莱特城的城主千金塞雅,暗中联络了数个城的城主组成了联盟联手发动反击。使得魔人势力大幅缩水 .「也许NPC祗是由数据构成,但如你所见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朋友和生活。即使我们是玩家也不应残杀和奴役他们为乐!你们的良知去那儿了。」桐人生气道,这段时间他所见的每个魔人都是这样,对人命毫不专重而且完全不介意作奸犯科,就算知道他们是罪犯仍难以接受。说完也不想再和这罪犯谈下去,挥剑直斩下去。「我操你全…」『人渣』战士就在骂声中化为零碎的光点。

  看着萤光幕上『人渣』战士被完虐的画面,房间中的2人神色各异。「不愧是SAO英雄和GGO冠军,连排名第8的战士也轻易击倒…」第一人语气平静地道。「如果是普通货式,我才不接这单生意」第2人脸带笑容,眼睛死死盯着萤光幕上。「看来你很喜欢今次的目标?」「非常喜欢!」「那我便拭目而待了」「放心吧,你开出的酬劳如此吸引,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第2人一边大笑着一边离开了房间。看着第2人离去的身影,第一人把目光移回营光幕中的桐人,神色不再平静,眼神带着怨恨,嘴角带着扭曲的笑容,双唇迸出阴冷的语言:「让我们一同期待吧…桐谷和人!」

  回到塞雅城堡也是桐人现在的居所,一进门便见到城主千金向自己奔来「欢迎回来!桐子!」听着少女的称呼,桐人苦笑道:「塞雅…你一定要叫错我的名字吗?」「桐人这名字太男子人化了,桐子这名字更适合你啊!」「但我一直也是用这名字…」「唉!知道了!桐子你除了两点外什么都好,1名字改错,2讨厌洗澡,拜託你改改吧…」听着塞雅刚答应自己不会再称呼自己为桐子便违诺了,桐人也知再争拗下去也无用,叹了一口气便算了。就在此时,站在塞雅旁边一名女仆打扮的人说道:「大小姐说得没错,桐人小姐今天刚经历完激烈的战斗,请先入浴吧。」虽然说话内容挺体贴,但语气却十分冰冷,目光更是像看着仇人一样。桐人看着如此仇恨的目光,唯有回应一丝带着歉意的苦笑,顺着女仆的意思向大浴池走去。

  进了更衣室,桐人看着那个解除所有衣服按钮,犹疑再三也按不下去。在不知过了多少分钟,什至是数小时,桐人才下定决心,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狠狠地按下按钮。肌肤一凉,桐人知道自己已经一丝不挂了,他慢慢地打开双眼,看见眼前是一浴室的门,他安心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打开门沖了进去,那知一开门便呆住了。眼前是一个美人,有着一张略带稚气的瓜子脸,配上一头乌黑油亮的长直发完全可以用天使的面容来形容;在精緻的颈项和锁骨下,是一个和下巴成平行线地向前伸出的洁白乳房,以然这H级的胸部并没有半点下垂反而像违反地心吸力一样地挠起,在胸部末端那粉色的樱桃点啜下形成一双绝美的白色秀峰;秀峰之下是盈盈一握的腰肢和光是看已经感到非常有弹性的臀部;在臀部伸延下去是一双光滑纤瘦得恍如竹子一样的双腿,就算原来不是足控的人都会迷到在这双美腿下。

  看着眼前的性感尤物,桐人看呆了,但看见对方同样呆呆的模样和正在开门的姿势,桐人明白眼前是一面镜子而镜中的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看见镜中人面色慢慢变红和脸上渐渐发烫,桐人马上别过头沖进浴池,把头一口气浸进热水里。正如塞雅所说,桐人很讨厌洗澡,但这是来到DSO才开始的,因为桐人对这个身体感到恐惧。没错、恐惧。虽然在GGO的时候桐人已经知道自己的面孔偏向女性化,但GGO的身体依旧是男的,而且他下线后又会变回一个彻彻底底的男人,所以他对GGO身体完全无任何心理负担。但在DSO则完全不一样,身体彻底是一个性感女人而且还是全日24小时,自己不经意碰到自己的胸部;坐在如厕时看到和清理时触摸到自己的小穴;还有其他男性看着自己时那灼热的眼神全都侵蚀着自己的心灵,仿佛恶魔在自己耳边不断质疑着自己的性别。这也是桐人讨厌塞雅称呼自己作桐子的原因,这名字感觉令自己更像一个女孩子一样。
  把头在水里浸了差不多1分钟出来,桐人精神稍微安定下来。那知刚把头从水里冒出来,双眼便给人捂着:「来~猜猜我是谁?」。桐人叹了口气:「塞雅,别闹了!」桐人转过头,眼前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美女,虽然身材及不上女体化后的桐人如斯玲珑浮凸,但白晰的S型身躯配上标致的童颜绝对是一个诱人的尤物。「不要说什么别闹了,一起洗澡的是桐子答应的,快帮我刷背吧!」听到塞雅的撒娇,桐人苦笑了一下,便认命地拿起毛巾帮塞雅刷背了。事实上帮塞雅洗澡不单是塞雅的请求也是塞雅父亲的请求。经历了被魔人(玩家)强奸的事后,塞雅很抗拒别人触碰她的身体,即便是一直侍奉她的女仆也不例外,除了她的救命恩人桐人外,因此桐人便硬着头皮接下这个任务。

  刷抺着塞雅光滑的背部,桐人感觉很奇怪。作为一个男性,帮美女刷背这种事绝对会令人性兴奋,但他现在的女儿身又不会有勃起的情况,随而代之是下体渐渐变热。就在桐人对这感觉觉得困惑的时候,塞雅又推了他一把:「桐子,换我帮你擦吧!」

  「吓?」当桐人还在困惑当中的时候,塞雅已经把桐人按坐在椅子上为他刷起背来。这一动作进一步加剧桐人下体的热量,使得桐人不得不反抗「塞雅,不用了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不行!以前你帮我擦背时我已经知道了。你每次洗澡都很懒,特别是重要部位,祗是胡乱擦数下便完事了。」也不等桐人解释,拿着海绵的手便按在桐人的巨乳上细致地擦拭着。感受到乳房被按压推揉着,乳头和海绵不断磨擦着,桐人感觉到一种痕痕麻麻的感觉从乳头扩散至胸部,随着塞雅的动作,这种感觉不断累积,桐人感觉到自己乳房顶端渐渐变硬肿胀起来。就在桐人被胸部的感觉弄得全身发热的时候,塞雅擦拭着乳房的手突然伸去一个更加危险的位置。「呜…」当沾满泡泡的海绵触碰到阴唇的那一瞬间,桐人喉头发出一丝轻声的呻吟,吓得桐人慌忙把嘴闭紧。回头看了一看,发觉她浑不知情,仍继续手上的工作,桐人才放下心来,但这并不代表危机过去了。

  泡泡海绵和阴唇不断的磨擦带给桐人完全凌驾於刚才擦拭胸部时候的快感,更要命的是桐人感觉到除了乳头外,自己下体的阴蒂也慢慢肿胀起来,桐人紧咬牙关以防止等下快感冲击时呻吟声。事实上桐人并没有等太久,在塞雅清洁下体不足1分钟,那让桐人烦恼不已的泡泡海绵终於在主人无心的清洁工作下和阴蒂开始了亲蜜接触。快感,仿如电流一般的快感从阴蒂和海绵接触的地方扩散开去直通全身。呻吟声在接触的一瞬间直冲向喉咙,要不是桐人早咬紧牙关,她的呻吟声绝对会响彻整个浴池。更要命这种快感不是祗有一下,而是像浪潮连绵不断地冲击着桐人的大脑。桐人感到自己的精神面正在断裂中,而且一略带熟悉的感觉正在迫近,没错,那是自己自慰或和阿丝娜做爱时都尝过的感觉,快要射精的感觉,但桐人预感到那绝不会好像以前一样。终於、在又一次海绵和阴蒂的亲密接触中,今日中最大的一波快感袭到,桐人感到自己下体深处有什么东西爆发出来,一种比以往射出精超出数倍的快感顿时侵袭全身。「啊!」那怕桐人早有准备,早把牙关和身体绷紧,呻吟声仍漏出来,整个身躯仍然重重地一抖。「桐子?」塞雅终於发现桐人的异状,困惑地问道,要知道她刷的时间并不长也仅仅是数分钟而已,应该不会性兴奋才对。「不,祗是突然有阵尿意,我还是先去厕所吧。」说完便从浴池起来,身子也不抹便向厕所走去。

  祼着身子的桐人坐在厕所,将脸埋在双手里,内心激烈地翻滚着。高潮了,作为女性第一次高潮了,进了DSO后并不是未试过性兴奋,但连自己的祼体也不愿看的桐人,一直都强压着直到兴奋过去但今天却被别人搅得高潮,桐人有种自己千方百计想遮蔽的布幕被揭开了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女性的高潮实在太爽了。比男性射精强数倍的爆发性快感和那连绵不断的余韵都令桐人心神激荡,什至回味……回味?自己可是男人为什么会回味,又为什么…自己的手会放在小穴之上。看着按在自己阴唇和阴蒂的手指,桐人吓得把手抽开但脑袋里的混乱和下体的温热却没有消退。桐人知道继续胡思乱想也没用,唯有深呼吸一口气,推开厕所门。

  「看来你挺享受嘛!桐人小姐。」一听到这极端冷淡的语气,桐人抬起头,眼前是刚才叫自己去洗澡的那个女仆,她正以轻蔑、卑视的眼神看着自己「小姐好心和你洗澡,你却浸醉於性欲,什至要自己忍不住躲进厕所里解决,果然魔人即是魔人,始终都是一班卑劣的人渣。」其实桐人明白为何这个叫天芭(Teenbrs)的女仆如此恨自己,作为塞雅从小到大的贴身女仆,她任何时候都侍奉在塞雅身旁,但塞雅被强奸的时候她因病留在城堡,结果不但无法在主人最悲哀的时候陪伴主人,主人回来后更因那次事件产生对人恐惧,包括自己,什至自己一直侍奉的洗澡工作也要交由眼前这个魔人负责,对把自己人生奉献给自主人的女仆来说这的确是很难受,难受得要用憎恨桐人来转移这份痛苦。

  如果在一般情况,桐人会用道歉的目光向她示意,然后慢慢向她解释。但对於刚经历完第一次高潮而对自己虚拟性别产生进一步迷茫的桐人来说,正是有气无处放的情况,偏偏还要听到如此嘲讽的说话,桐人忍耐力已到达极限。「够了,这个月来你一直当我是出气袋,其实是想掩饰塞雅对你的排斥罢了。如果你真是称职的女仆,如其用这种鬼一样的眼神看我,倒不如想方法令塞雅重新接受你罢。人们说女人的妒忌心是这世上最恐怖的事物,现在还要加上不负责任,绝对是世界上最呕心的。」桐子说完也不等天芭回应,祼着身子走出厕所,把门狠狠地关上,剩下天芭独自一人留在厕所,而天芭的冷笑显得更不寒而栗了。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